Posted on

1月30日,张雁灵在武汉接受本刊记者采访

受武汉市政府邀请,经国家卫健委批准,原总后卫生部部长、原北京小汤山“非典”医院院长张雁灵大年初一就来到武汉疫情一线,指导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工作。

春节前,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出现后,关于“非典”卷土重来的消息甚嚣尘上。但张雁灵不这么认为。他说,冠状病毒在地球上存在的时间比人类还长,在不断发生变异,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和SARS病毒已经不一样了。“新冠病毒像是‘智慧病毒’,很狡猾,给我们防治工作带来困难。可是,随着对其研究的深入,我们也会找到办法降服它。”

1月30日,张雁灵在武汉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关于疫情什么时候出现拐点,现在还不好精确预测。”但他也强调,“有一点是确定的,那就是采取积极措施,疫情就会得到有效控制,否则会加剧蔓延。”

此前,一些专家认为,疫情高峰期即将到来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呼吸病专家钟南山1月28日在新华社专访时预测,疫情应会在下周或10天后左右达到高峰,之后确诊病例不再会大量增加。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同日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乐观预测,疫情可能在元宵节前好转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针对此次疫情,目前相关部门采取了哪些防控措施?

张雁灵:从国家层面来说,新冠病毒肺炎已被纳入乙类传染病,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、控制措施,这为我们依法防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。各地正在对确诊患者进行隔离治疗,对接触人群采取排查、隔离观察等措施。同时,有关机构正在查找传染源,明确病毒传播途径,这都是防治传染病的措施。

1月24日,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。本刊记者/周群峰 摄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与小汤山医院相比,武汉在建的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有什么不同?

张雁灵:这次武汉建这两个医院是“阻击战”,北京当时建小汤山医院是“遭遇战”。前者是主动的,后者是被动的。这也说明现在我们应对疫情的措施更有力了。

武汉建这两个医院是有积极意义的。它们的规模、质量、设计的科学合理性等,都优于小汤山医院。

这两个医院建成后,一是将缓解武汉病人多,床位紧缺的问题;二是能让患者及时得到规范化治疗,这个病死亡率不高,但是如果不及时治疗,会向恶性转换,所以要及时处理;三是集中收治这类病人,能减少传染源和控制疫情扩散,也能减少医务人员的感染;四是政府投入这么大建医院,能给老百姓树立信心。

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抢救室。 本刊记者/周群峰 摄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都是冠状病毒,二者有什么差异?

张雁灵:冠状病毒大概每十几年变异一次。变异后,给我们的防疫、治疗工作都带来挑战。

这次疫情和十几年前的SARS相同的是,都属于呼吸道传染病,都是冠状病毒引起的。不同的是,这次新冠肺炎的潜伏期是1~14天,易感人群偏重于中老年人和体质虚弱的人,有些人感染后症状不明显;SARS患者以发热为第一症状,但是这次有部分患者不发烧,却突然出现呼吸系统的问题。

我们的诊治工作也要围绕病毒这种变异有针对性的开展。现在,社会各界还是应该消除恐慌,树立战胜疫情的信心。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武汉不少医院之前收到了很多捐助物资,但有些并不规范,无法发给医护人员使用。现在情况怎样了?

张雁灵:各种捐助物资,近期源源不断地从全国各地发来,体现了社会各界的爱心。目前,物资捐助渠道正在规范。现在要求,医院不能随便接受捐赠。外界运达武汉的捐助物资,都要统一运到红十字会。由红十字会把关后,将合格的物资发送调配到医院,投入临床使用。